易装修搜索
  建案例 传图片写文章 登陆  |  注册  |  帮助   
   ·澳大利亚Joker & Thief餐厅        ·中国室内设计周暨大湾区生活设计节开幕        ·被植物环绕的地中海风格酒店        ·[最新]从双11看家居业进化之路        ·[最新]5G时代电视是家庭中心        ·墨尔本路德学院中学部,教育空间的无限可能性        ·丰富的材料打造温馨的高品质空间        ·[最新]智能家居系统全景梳理        ·2019年度40 UNDER 40全国榜单公布        ·静谧而适合冥想的度假胜地    
高龙-样板房及软装饰设计-高龙

     

目前状态: 不在线| 写信 | 用QQ联系家园主人

  • 家园号:13098
  • 姓名:高龙 [上海 ]
  • 设计师类型:室内设计师
  • 查看详细资料

我的文章

<<  12 December 2019  >>
SunMonTueWedThuFriSat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收起/展开本栏目文章分类

上海陈设设计论坛实录

类别:媒体关注   评论(0)   浏览 (623)   2011/3/25  [原创]

标签: 室内饰  学术  交流  设计  

上海独特的历史积淀与发展前景,正是现代中国发展史的浓缩精装版本。做为一个国际化大都市,优厚的市场环境,东西合璧的文化氛围吸引着国际顶级设计企业的目光,随着中国市场的逐渐火爆,大批国际级的设计机构及设计师现身上海。他们不仅带来了先进、系统的设计理论,更促使本地设计师及设计市场的规范、成熟。上海陈设设计界集合了国外、香港、台湾等具有较好系统知识背景的专业人才,也因此,上海的陈设设计当仁不让的成为中国陈设设计的先驱力量之一,上海的经验得失也有着极大的参照价值。本刊特别邀集在上海从业的香港、台湾及本土的设计师展开讨论,希冀带给读者启发和思考。

上海陈设设计论坛实录

参与嘉宾
  高  龙  上海熠彩装饰设计有限公司总设计师
               上海汉星艺术设计有限公司总设计师  
    桂甄嵘    G&K设计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兼项目总监
  郭丽丽  萧氏设计软装饰部门主管软装,任副总经理
  简名敏  J&J简名敏室内装饰设计公司   简名敏设计师事物所  

    杨博仲  上海卓思百观家居用品有限公司 设计总监
  Jean .paul Pirson   上海J&J(J‘s Inter Decor)软件设计公司任业务顾问\商业顾问
  现场主持  王建军  现代装饰上海分公司
  
设计师的陈设情节
  软装有一定风险,刚开始要自己垫付首付款,梁景华也曾做亏过
  桂甄嵘:我最早是在梁景华公司工作,后来梁志天先生把我挖过去。我在香港读的是室内设计专业。踏入行业较早,开始时主要是做硬装设计,软装是后来才开始做的。从硬装到软装,我也是从不懂到懂的过程。软装其实有一定风险,因为刚开始要自己垫付首付款,所以我们一般不对私人,目前来说我们只做诚信的发展商,收入还可以,基本上不会亏。亏一单,相当于几个月都白做了。
  在以前,比如说梁景华开始也做过软装,但那时候市场还不成熟做亏了。所以后来他就不敢做这样的单子了,除非是一些比较高端的客户,费用给的充足他才找比较信任的软装设计师来做。再说梁志天,他的软装费用相比我们来说非常的高,他也是有选择的来做。
  郭丽丽:首先,我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是来自上海萧氏设计,目前主要负责软装。另外,刚才大家谈到专业出身,可能我这个专业跟我们目前做的工作差距比较大。我是工民建专业,从室内设计开始,然后做到软装。在国外软装是跟室内设计一起的,只有在国内才分开,这都是由市场造就。首先是我们对行业的认知度,如果对这个行业的本身不了解,那么软装是做不起来的。当大家开始逐步认识软装的时候,这个行业就应运而生了,也就是说明市场有了这样的需求。
  在2003年建立这样一个部门没有任何的信心,只是说希望有这样的一个行业。发展的过程也是很缓慢一步一步到今天,现今才算是比较成熟。目前我们的客户方向是样板房和高端客户,目前来说,现今客户对软装还不是很接受,如果在沟通上有点困难的话,我们一般会放弃。
  其实软装业平时交流比较少,应该有更多的机会在一起交流,把各个公司的现状以及这个行业的情况,深度的探讨,因为前期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的感觉,都是经历过来,实际上,真正希望有国外的先进方式或者成熟的方式给到一些好的建议,然后供大家借鉴,共同发展。
  简名敏:我在1978年开始到1995年间,由花艺学生到老师慢慢积累成专业再到专家培训。从花艺转行到软装设计的过程,其实是中国市场造就了我,走到全世界可能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中国这样的软装设计的能力,所以我感谢中国给我这样的声誉和设计师的方向。
  从花艺设计师转变成专业的软装设计师的过程我用了很长的时间。在1996年、1995年的时候,我想中国是零软装的状态,这个时候我开始进入中国。在过去十几年的时间当中,我看到了中国软装市场的成长,这是我对专业的分享,怎么样循序渐进的创造中国软装的事业。 
    在我们简氏设计的软装专业里面,我们研究出四种方向。一是培训国内的软装设计师,比如说很多家具品牌的专业行业,他需要店面卖场的设计师如何展现给他的客人,这是我的培训方向,等于是一个教育事业的方向;二,帮一些品牌做他们的顾问建议;第三,小型样板的专项形象展示;第四,设计费和采购费分开收取。这样我们永远都可以收得到设计费,因为设计费是付给我们这个专业,他可能依样画葫芦买得到材料,但是,灵魂和精华会是无法得到的,所以,这是我们的四种定位。收费方式方面,我们曾经请财务做过比较,实际上,每一种换算每一个收费方式都不会差距太大,但是,一般坊间没有专业性质的小型的贩卖者,我们不要说他是设计师,他是一个工作者,对软装事业有兴趣的人,他不会马上把品牌的东西依样画葫芦搬到样板间里面,我想这当中也对我们专业的软装设计师设计概念是一个保护,所以,我们大概是这样分类。
  我觉得,当设计师、当讲师的方式一直对我们都有利益。在未来的中国市场,我们要走向权威,可以向有限经营的模式发展软装市场和软装的事业,这是我对目前概况的目标。
  高龙:早期我一直不太喜欢软装,总觉得是女孩干的事情,你看国外的室内设计师大都是女孩。在1999年时,我和另外一个同学成立了一家软装公司,觉得做软装太繁琐就业绩也不大如意,做了半年就关掉了。真正做软装的时候是2005年,那时候有个样板房,要求很高,时间很紧,最早是找梁志天做,但因为开发商1个月内就要完成,他们觉得太赶。我们全力以赴做了这个项目之后,业内反应比较好,就一直做下来。实际上,我这个公司也是硬装和软装一起做的。一开始帮别人做软装,后来纯粹的软装前期协调比较难,软、硬统筹起来做更好操作一些。
  软装的从业背景当中,室内设计师、艺术专业转过来的比较多,因为软装设计师要具有良好的整合能力,对空间、对色彩、对产品都要很熟悉。软、硬我觉得应该是一个整体,陈设是室内设计的一部分。我一直是在大学教室内设计、陈设设计,我觉得设计师个人修养很难培养,需要一个长时间对生活的体验和感悟,同时要对生活充满热情。
  杨博仲:我做这个行业已经二十年了。我最初做室内设计的时候大概花了四年的时间做助理,因为这个助理过程中,我开始深入的学习室内设计、现场工地以及施工的过程,以及材料的认识。我花了比一般设计师去更多的时间去当设计助理,所以惯性的认为我不是一个设计师,一直保持学习的心态。从做助理的时候就觉得软装设计必须要和硬装同步进行,因为这关系到现场的工程、水电。
  设计师大都对数字概念不强,对市场营销不擅长,必须要有一个团队,团队可以将很多公司和资源整合起来,完整的一条龙服务。软装工作真的很繁杂,而不是两、三个人做的起来。我们尽量往团队这个方向发展。
  

陈设计师的素养与室内设计之间的职能划分
  桂甄嵘:硬装和软装是配合在一起的,包括对风格的应用和比例尺寸,我觉得很多东西要反过来,首先要有大的硬装,然后是软装。但是反过来软装会做得更多。因为有了小尺寸才有大尺寸,只有明确筷子的尺寸,才有盘子、桌子的尺寸。所以这样想的话会更全面。就现在来说,整个行业已经走过一个发展的过程,大家都更应该成熟。比如说高老师以及在座的其他老师都是做好软装以后才做陈设的东西。我认为要既懂硬装又懂软装,因为一个设计师要懂很多东西,要懂历史文化,要懂尺寸、家具,所以,他涵盖的量是非常丰富的,想要丰富必须去学习。软、硬之间还是要协商。现在海面临一个问题就是给我们软装的时间不够,大都是很急迫。
  郭丽丽:现在大家比较常见的软装我概括为三大类:第一大类,就是我们提到的设计是涵盖着一个整体,就是说你委托给我,我就从设计到软装一个系列做下来,我觉得这可能是最完美的;第二类,就是说我们做的软装是全装修房,就是说只是给空壳,卫生间和厨房做了,没有明显的个性化;第三类,属于修补类,就是说有一些已经做坏掉了,这个时候,有点像医生面对病人的感觉或者像个裁缝,一件衣服裁坏了,然后再用我的专业知识以及现有的经验把它改好。这是我们这个行业要做的东西。这也是我目前做得比较多的东西。在很多年前,有一些杂志让我给软装做一个定义或者概念性的东西,其实,当时我也没有定义和概念。大都根据工作经验来讲,软装和我们所说的硬装,它是一个相辅相成为一个互补的关系。要成为一个好的软装设计师要求是比较高的。在这个要求上,得涵盖的主要几点:一是我们自身的艺术涵养;另一个就是专业的知识,软装是无法脱离室内设计。当涉及到固定物品甚至有时候还要增加壁纸,就涉及到很多专业知识。还有很多家具需要定制,然而定制里面又包含这很多你意想不到的问题,这对设计师一个挑战。还有一个是设计情趣,要有非常好的感受力,最起码要感受到生活状态,你要觉得什么样的生活是高品质,怎么样引导没有生活概念的客户,我觉得都是专业设计师要做的事情。
  简名敏:我想软装设计师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帮客户花钱。相信在以前建筑师、室内设计师以及花艺设计师在学校都没有接触到软装的专业学习,所以主要工作任务是要我们把自己当做一本书,把自己当做一个字典去了解、解释软装的工作流程。我们在赋予一个空间或现场良好氛围的时候,更要关注产品流程的细节。
  比方一个杯子从怎么使用到它从哪里来。延伸到发展商是什么样的人和心态,怎样才可以让房子卖得好价钱等等,这都是我们软装要做的很重要的事情。
  在2002年时,我的客户源是建筑设计师和室内设计师。一开始我们都经历着很痛苦的过程,比如说高老师说的做暴发户,在建筑或是室内设计师眼睛里他们是垃圾,在我们眼来都是宝贝。所以我就把自己当做是一个助理,当你把自己降一级去和他沟通时候,就会理解这个设计师的意图。我们就可以不用去得罪设计师和客户,这个建筑师还有可能变成你的软装客户。所以这是我们挑选客户以及初始的时候与室内设计师产生的反感。
  我在给建筑师做软装培训的时候,刚开始我会紧张到手脚发软。感觉他们都是很专业、很骄傲。因为建筑师做的都是那么大的建筑,我们只是里面的小配角,当我开始讲解专业问题的时候,赫然发现原来这只是心理作用,我也有我擅长的专业知识。所以,我觉得这是可以让建筑、室内设计、软装的设计师更多的互动,让大家相互了解,减少彼此之间的排斥,这样我们就可以把一个品牌和一个工作做得更好。
  郭丽丽:我把硬装看做是一个人的整体,而软装是我们给她的化妆。在署名方面,如果只是负责软装方面,我会强调“软装设计郭丽丽”,而不是“设计郭丽丽”。自己公司的不会太强调,如果是跟其他公司合作会强调一下,不管里面出了多大的力,我想给到各自的一个名分吧。
  软装设计师和硬装设计师需要有一个很好的交流。在项目前期软装就要加入进去的,我会与负责这个案子的室内设计师先沟通。在软装之前先选一些家具给他,给他一些参考意见,大家进行讨论和定位,后期软装进入时就不会很茫然。
  简名敏:署名我不强调名分,当小的都没有关系,能收到设计费就可以。客户对象我们只选择开发商,现在很多人对软装有点误解,比方陪客户买东西,实际上这些都不是软装的,而是某个老板太太的事情。我不介意当私人的免费顾问,但这只有局限在私人时间里面。
  高龙:现在很多室内设计师都不够专业,有很多空间是做得不好,完全软装设计师再创造的。关于是谁的创作或谁的创意应该尊重每个设计师的劳动。
  杨博仲:署名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这有一个广告或者市场宣传的作用。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平凡的设计师,更多的是关乎于我个人的兴趣爱好,是否有名还是其次。跟非常有名而且优秀的设计师做配合,让我们有东西可以学习,但作品中永远不会出现我们的名字,这个方面我们还是比较平衡。但是,有些一定要争,比如和志愿者团队合作,这个企业体一定要去争名。中国的设计师很厉害能够跑工地能够敲砖,但是这也局限了我们思维能力。所以我希望能够面向国际,应该把这个市场进行整合,大家进行合作壮大体制。这样专业就更完整,也就不会涉及到个人的署名。
  
紊乱的市场
  高龙:最早软装面对私人客户的时候是做得越多,亏得越大,根本没有办法做下去。因为这个涉及到业主与设计师之间的审美冲突,在实际案例中你会发现,不管你尝试从何种角度去理解业主的生活品味,那只是设计师的一厢情愿,因为软装关注的是业主真真内心的渴望,而这种渴望就藏在房间里的各个细微处。所以当前软装的主要市场还是面对开发商。
  但在做开发商项目的时候也会面临种种问题。比如说一个杯子,买的不是一个产品,而是设计的服务。有很多开发商,他把这个拆开来看。作为软装公司,价格上永远不会有优势,因为我们不是生产商,我们是服务,是把东西整合起来,不是帮他生产一个。客户需要引导但目前软装市场还是很混乱的
  郭丽丽:软装如果仅仅用价格衡量或者把它量化,是不公平的。比如说有开发商说这个东西本身多少钱,你们去买多少钱。觉得作为一个项目而言,它不仅仅是一个产品的价格,如果只是买东西,这只是贸易而不是设计。这对我们设计师来说相当的不公平,但就是因为这种不公平才会造就软装市场的恶性循环。
  简名敏:谈到盈利,我觉得还是要明确设计费的收取,现在很多室内设计师在这一块都无法明确,软装更是难以收取。我觉得以前我们做软装是孤儿,钱用完了就去找开发商。单超标的部分钱很难收所以一般都会多做预算。
  桂甄嵘:以前有一个朋友告诉我,“真的要感谢中国的发展我们才有饭吃”。不管将来中国发展成什么样,只要我们可以给人带来一些感动就可以了,我们真的要感谢中国市场给我们饭吃。对于我将来,开一个很小的店,也许我不需要太大,有一些可以感动客户的项目。彼此间互相尊重就行了。
  
交流与展望

  Jean .paul Pirson:欧洲和中国的不同在于中国的实际功能更多,对欧洲来讲更关注精神领域。目前我觉得看到的中国是很多装饰性,因为有很多的人第一次有这么多的房子,所以,现在很多人开始拥有,然后他们才是去经营。因为欧洲是经营相比而言中国市场显得浮躁。如果用蚕茧来定义国外人的方式就是东西都珍藏在家里,而中国就是很多东西都可以看到,近来我们发觉中国人穿衣服时候LOGO越来越少了,以前从上到下的LOGO都已经看不到了,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认知的进步。
  郭丽丽:我觉得这就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区别。其实,发达国家走到这个也有一个历程,中国也是这样,我们需要时间去沉淀,需要过程去学习。一个是引导的过程,还有一个是体会到过程,回归自己才能把生活品位提升上去。对于设计师来说提升的必要更强。
  Jean .paul Pirson:前面的问题把中国说得比较俗,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在欧洲可以看到很多体现中国元素的家具,其实,这是欧洲社会从另一个角度对中国长远历史的追求,因为他们把追求中国文化的这些家具的特征变成是他们的一种时尚,这是在欧洲现行的欧洲品位的流行风格。
  桂甄嵘:深层次的说设计师如果真正要吃这个饭,还是要从中国本土文化出发不应该复制国外的,把中国的东西拿到国外去,这才是中国的。我们不去复制其他的东西,让他们来拷贝我们中国的家具。
  简名敏:我这里有一个建议是针对软装市场或者软装前景的。在美国有很多社区杂志、讲席是免费的,包括家庭主妇烹饪或者摆饰。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邀请一些知名的设计师,以不收费的方式,让很多追求生活方式的人可以聚集在一起,可以分类一些简单易行的方案推荐给大家。在国内很少有这样的讲座,现在很多的讲座或者教室都是要收费的,很多学员的素质参差不齐,上了几堂课之后他们就认为自己是软装设计师。我觉得我们可以通过杂志,不定期的来做这样的讲座。媒体也应该加入进来。
  郭丽丽:我觉得这个行业最终的归结点还是归于生活,虽然现在我们是做样板房是做会所,可以赚钱,可以盈利,可以完成自己的作品,我觉得最终还是和生活息息相关的,所以,在这一块儿,一直以来我都有自己的想法。比如说很多的客户,结束之后我还可以和他交朋友,我还可以拉动更多的人,帮助他,也就是说大家在交流的过程中,可以有一些新的观点可以给他们。
  简名敏:我成功的转型为软装设计师,要感谢学习了25年的花艺,我有日本、欧洲的花艺资格证,我可以不断去国外上课或者生活。如何成为一个好的软装设计师,基本的设计原则在花艺学校里面都学到。有时候去插日本的花道,天、地、人,老师讲了三个钟头,一个钟头插花,再等一个钟头老师改到你这里。所以设计的原理有一个设计的程度和尊重的程度,在改花的时候,你永远都要站在旁边,他说日本话不管你是否听得懂,都要说“是”,这就是锻炼你接受任何事情的挑战。我之后在做软装设计师的时候,我要上餐具的课程,就去买什么书,我要去听什么音乐,就把所有的古典音乐集合起来,我把这个变成了基础,基础学了之后就变成一个支点,所以得感谢软装,感谢这个市场让我学习到很多的东西。一路走过来,也吃过很多苦,我们都经历过黄牛车装货,如果我们吃不了过去的苦,也就看不到这个市场的远景,你也无法了解中国市场过去的境地。
  桂甄嵘:现在软装大部分都是女人在做,其实很辛苦,真的不是女人做的。要很好的沟通,要很快的速度,去承受市场的冲击;要有很好的心态去承受甲方挑剔的眼光,所以你赚50%的利润都不过分。你还需要有一种男士的霸气去和客户谈价钱,为了长期的利润,获得长期的合作,真的感谢十几年市场给我们的这些机会,希望以后不要那么辛苦了,要推掉一些差的,做一些自己喜欢的案子,积累积累到一定的时候,可以跟客户说“不”。和广东、东莞的设计师来比,我们还是有一点点文化,知道什么是意大利的花,什么是法国的花,怎么样收一些老的东西可以把老的东西区别。
  高龙:我觉得上海和其他地方可能不太一样,首先,它不是一个产品的生产基地,我们很多的东西是在广东、深圳采购。现在很多的人做软装设计师,他所谓的设计师就是一个销售,其实这跟设计师完全是本质的区别。现在市场上软装行业比较热门,谁都是软装公司,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好。上海还是跟其他地方有不一样的,因为我们平时很注意吸收、借鉴,对文化进行一些研究,所以,我们做得会好一些。如果仅仅是一个产品的堆砌是做不好的。
  简名敏:我们软装设计师应该向外界表明“软装不收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让他们明白要请到好的设计师必须要付出相应的报酬,这样才能让材料透明化,材料的部分要用很正确的方式去收费。把这个问题和心态调整完了以后,才能有一个很正式的名分就是我说一个软装设计师,让他们了解软装设计师的价值感,成为他项目里的亮点。我们也应该把家具加入软装设计当中,而不是室内设计,软装可以变成一个很正式的事业,而不是只是摆放东西。经常客人说简名敏很贵,很贵的原因在哪里,因为他们说贵了以后,创造了更好的附加价值。如果他不需要的话,他就不需要找我们,我们要赢得尊重一定要收设计费。我们软装要跟世博一样不断的宣传。



您还未登陆请您先 登陆 后发表
验证码: 点击换一个!    
文章评论

此专栏暂时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共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